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用户名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综合信息

Information


热潮褪去,农村淘宝“瘸腿”前行

:2021-09-21

比起城市里的白领人士,淘宝对村里人的意义非常不同,他们不仅是能够收到淘宝淘来的中意商品,自家后院里的“宝贝”也希望能够“进城”。


以往的农村淘宝大概这般模样,打开手机淘宝,将地区设置切换到“乡村地区”,如果所在的县镇或村庄覆盖了农村淘宝服务,你可以看到附近的农村淘宝服务站,服务站的界面里罗列了各种掌柜热推的生活用品,绑定站点之后,还能请掌柜代你行使网购、收发件等服务。


四年前,马云带来一个新故事。阿里巴巴提出千县万村计划,要在三至五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目的是实现“网货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流通,不少地方政府为之雀跃。


如今,淘宝下乡4年之后,农村淘宝(简称村淘)服务站已遍布各村镇,店主成了天猫优品的线下带货店小二,而“农产品进城”却鲜有下文,村淘似乎走着走着便“瘸了腿”。


在走访多地村淘站后,《IT时报》记者从村淘合伙人和当地政府官员口中听到不少“成长的烦恼”。



村小二生态:收入吃紧,营销吃力


霞城村位于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远离县镇中心地带的热闹繁华,经过车站边零星几个卖葡萄的摊位后,才会见到村口那条低调的小径。所到之处几幢独门独户的人家或大门洞开,或闭门紧锁,透出一股安静而缓慢的节奏,沿途只有一些小超市和理发店尚有些人气。


“乡下的人基本上都出去种葡萄了,因为这边田比较少,都是去外面村子种的。”霞城村农村淘宝服务站的方女士如是说。


方女士告诉《IT时报》记者,在2016年12月自己加盟了农村淘宝,成为当地的一名“村小二”。方女士的村淘站面积不大,40平方米的空间一分为二,进门的房间干净敞亮,墙边摆了一座五层的货架,上面陈列着洗衣液、沐浴露、蚊香等生活用品,贴出了明晃晃的“淘宝特价”标签。另一间光线不甚充足的屋子则用来摆放收取的快递。


午后的村淘站和掌柜本人一样平静,“这边附近每个村都有一个村淘站,长兴县有80多家。我这里的订单不算多,因为人们都会自己下单购买。但有的人比较信任我推荐的东西,就会直接托我代购,或者有人支付宝没钱了,我也会帮忙买,快递会送到服务站。”


和平静的霞城村比起来,位于夹浦镇环城村的村淘服务站似乎更有排场,因为这家村淘站已经升级成为天猫优品服务站。


关于这家服务站的蜕变史,环城村村委会团支部书记王世雄颇为了解,“这家村淘合伙人一开始是把店面放在自己家的,省了房租,当时是2016年,每个月还会给村小二发一两千元的补贴。听说2015年时村小二还有保底工资,一个月两千多。”


然而,一切在2017年发生了变化。


2017年6月1日,阿里巴巴农村淘宝升级,网站、App与淘宝、天猫实现系统通、商品通、服务通,将原有独立的农村淘宝App里的商品和商家统一到大淘宝的体系中,也即所谓的“三通”。


阿里巴巴对此次升级的说法是,“农村淘宝平台将更好地拥抱阿里巴巴电商生态体系,并让海量的优质商品高效下沉到农村市场,让村民能够享受到和城里人一样的消费和服务体验。”


但在村淘小二看来,“三通”给自己的收入带来了相当大的冲击。


方女士表示,过去农村淘宝有单独的客户端,村小二的目标是指导更多的村民安装农村淘宝App,所有的订单都会寄送到她的村淘站,赚取相应的佣金。每个月淘宝的县小二(县里村淘管理者)都会召集村淘合伙人开大会,分享最新的活动方案,比如618和双十一,App的安装量就成了一项最直观的村小二考核指标。


可自从农村淘宝App下架,转而将功能融入了手机淘宝的家乡版之后,村民们的操作手法就各不相同了。“有的人找不到家乡版的入口,就直接在淘宝下单购买,那样快递不会送到我这里,而是放在村口,我也拿不到佣金。”


村小二不仅工资、补贴没有了,房租也得自己缴纳。县小二要求村淘站必须搬到繁华的街道上,否则不让开。现在夹浦镇环城村的这家天猫优品服务站不仅一年要支付四万元的租金,而且再也享受不到任何补贴。


王世雄说:“夹浦镇的大街上有七八家快递网点,平均一天能收五百件包裹,相比之下服务站一天只能收到一百件,代购的提成这几年也就涨个一两毛,一个月下来收入才六千,而如果在当地染厂做工,月收入一万也不稀奇。”


没了补贴的大力支持,村小二的热情也随收入一并减弱了。王世雄记得,2017年前,村小二余先生曾经向他讨来全村900多户人家的名单来推销农村淘宝,县小二也会组织摆摊以及发放礼品来帮村小二拉人。但如今再也看不见这些兴致勃勃的线下活动了,村小二除了坐镇收快递,也就只会在朋友圈更新一些促销信息。


如今,货架上足足占了两层半的妈妈壹选洗衣液和洗衣粉是方女士的新“功课”,“农村淘宝店其实就是天猫优品的线下店,所以需要摆一些货品在这里做展示,也要我们主动去营销。” 如今村小二的考核方式变得更加复杂,代收件的佣金少了,营销压力变重了,每个月都有“经营不善”变的村小二惨遭淘汰,被取消运营村淘站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