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用户名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综合信息

Information


所有产业互联网赛道 都值得用贝壳模式重做一遍

:2021-09-20

过去一年上市的中国企业,贝壳找房是被讨论最多的公司之一。

原因不仅仅在于,贝壳找房脱胎于链家,却做了所有房产经纪公司不曾涉足的平台业务,更在于贝壳将繁重复杂的经纪服务梳理、重构,以统一的规则定义了多方角色参与的良性生态。

“以数字化手段重塑居住产业互联网”,这是贝壳找房在2019年4月给自己定下的战略,过去一年,产业互联网在细分领域落地成型,如今回过头来看,所有产业互联网赛道,或许都值得用贝壳模式重做一遍。

三个月市值翻倍的贝壳找房

贝壳找房最新市值超过720亿美元,相较8月13日上市之时翻了一倍。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科技公司中,贝壳找房市值已经超过网易、百度,仅次于阿里巴巴、京东和拼多多。

11月23日,贝壳找房宣布完成20.5亿美元的公开发行,共发行3540万股美国存托股(ADS),募集资金达到23.6亿美元。

前不久,贝壳发布了第三季度财报,这是贝壳上市以来的首份财报,财报数据显示,贝壳第三季度平台总交易额(GTV)达1.05万亿元,同比增长87.2%。前三季度GTV破2万亿元,超去年全年总量;营业收入达到人民币478亿元,同比增长51%;经调整后净利润37.2亿元,同比增长131%。

贝壳将存量房业务的稳健增长归因于规模的扩大和效率的提升。贝壳找房联合创始人、CEO彭永东表示:“我们在三季度的强劲增长得益于ACN(Agent Cooperation Network,经纪人合作网络)强大的网络效应。”

据了解,目前贝壳旗下已有链家、德佑、华玺、朝晖、澳丽、住商、壳点、朝晖等多个品牌。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贝壳平台连接的经纪门店数已超过4.4万家,同比增长41.7%,连接的经纪人超过47.7万,同比增长50.7%。

对比同样在美国上市房产经纪平台企业房多多,其财报显示,第三季度营收8.2亿元,净利润2190万元,对比于贝壳三季度营收205亿元,净利润18.58亿元而言,房多多业绩并不漂亮。

房多多通过自己的线上优势去吸引中小品牌企业入驻,平台向品牌企业收取技术服务费和佣金。

分析两者之间的差距可以看出,贝壳充当的角色是管理者,房多多充当的角色是合作者,贝壳严格把控房产交易的各个环节,而房多多作为第三方平台,对房产交易的掌控力不足,难以对房产交易结果产生正面影响。

用规则构建行业新生态

回顾贝壳的发展历史,贝壳的前身为链家,链家是自营的线下房产中介。2018年,贝壳上线,把链家、德祐等加盟品牌以及房产信息平台等汇集到一起,形成同具有线上、线下优势的平台。

贝壳建立了创新的ACN经纪人协作机制。ACN模式解决了房地产行业利益分配问题。通过构建资源共享平台,把品牌与经纪人在一笔订单中承担的角色进行细分,分为房源录入、钥匙持有、房源带看、客源成交等过程。

在ACN模式下,贝壳建立了标准化的利益分配制度,经纪人充当不同角色,合作完成房屋交易后,按照贡献率对佣金进行分配。标准规则下,各环节工作人员不存在利益纠纷,相互之间可以形成良好的合作关系,从而实现效率的提升。

从成效来看,截至2020年9月30日,过去12个月GTV超过5000万元的门店数量同比增长85.4%,而基于ACN的跨店合作交易占比则稳定在70%以上。

贝壳找房高级副总裁、贝壳研究院院长李文杰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说道:“房地产行业是一个高度非标准的行业,要在其中实现数字化、智能化,第一步先要做到标准化。”

李文杰介绍道,在标准化上,制定足够细致的标准,以规范各流程与服务是关键。例如,以二手房交易的标准化为例,贝壳把房屋信息标准定义为433个字段,关键流程拆分成了10个以上的环节,并形成合作规则与指标,才最终完成了二手房标准化。

除了构建佣金分配准则外,透明佣金标准的建立也是房地产互联网平台发展的必然趋势。为响应深圳市房地产中介协会发布的《关于实施“佣金透明化”要求的通知》,贝壳深圳完成了透明收佣规则的完整制定。

在佣金结构上,明确客户和业主双向收佣;在佣金金额上,业主不超过成交价的1%、客户不超过成交价的2%,买方、卖方、居间服务方将签署同一份合同,双方无信息差,各自佣金金额透明,享有绝对知情权。

贝壳的发展对平台型企业的启发

两年前,贝壳推出ACN经纪人协作机制时,不少品牌对其提出了质疑。品牌企业认为贝壳是制定规则的裁判,而链家是规则下的参与者,与各个房地产品牌一起竞争,对其他的参与者难免不公平。

但两年过去了,在ACN机制下,贝壳的业绩不仅实现了强劲增长,还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三季度财报显示,贝壳平台上的门店等级分最高的A店占比达到了25%。

当下,产业互联网成为发展热点,各行各业都在追风口、搭建平台,但企业建立平台,首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震坤行工业超市CEO陈龙曾表示:“未来平台型组织的管理边界,不仅仅是公司的内部,上下游合作伙伴都处于同一个生态内,因此如何合理地价值分配非常重要。”

乐刻运动CEO韩伟提到,乐刻也是用产业互联网逻辑做健身行业,用数据赋能平台,整合BAT的流量,做结合订单结合运营,最终是一个包含了用户、教练、健身房的生态。

产业互联网平台诞生的初衷,是通过技术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通过打通上下游实现降本增效。

但是对于很多环节众多的产业,仅仅做到这一层可能并不足够,贝壳的发展给了平台企业一些新的启示:划定不同的角色分工,打造出一个良好的竞争平台,通过企业之间的相互协作,实现整个产业链效率的提升。

我们看到,类似的逻辑正在钢铁、化工、电子、汽车、医疗等多个行业产生作用,产生更多千亿营收和千亿市值潜力的产业互联网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