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用户名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 Error message here!

综合信息

Information


打响平台混战 工业互联网的“新五年”

:2021-01-24

如果说,三年前的《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是我国迈向『制造强国』最坚实的一步,今年正好是该行动计划的收官之年,同时也是开启国家“十四五规划”发展新征程的关键之年。

2021年至2025年,中国将以需求为牵引,加快工业互联网的供给和需求双向迭代。据公开信息显示:

“全国具有一定区域行业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超过70个,设备连接总数超过4000万台(套),工业APP总数超过35万个,行业的综合应用向纵深发展,工业互联网已在家电、能源、钢铁等多个国民经济的重点行业成功应用。”

那么,当前中国工业互联网行业中具备影响力的平台都有哪些?“十四五”期间,谁又能带领中国的平台提供商站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潮头浪尖,扛起更多时代重任?

10月23日,Gartner发布的《2020全球工业互联网平台魔力象限报告》显示,有来自9个国家的18个工业互联网平台最终入选。其中,美国占据9个席位,加拿大、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各1席位;而作为“世界制造中心”的亚洲仅占4席,中国唯有树根互联根云(ROOTCLOUD)平台成功跻身这一顶级榜单,并且已是连续第二次入选;其余3席,分别被日、韩、印度摘得。

打响平台『混战』,工业互联网的“新五年”

我们知道,2019年工信部曾评定了十大跨行业跨领域(简称“双跨”)工业互联网平台,结合其它公开数据,目前国内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大概有五、六百个。然而,Gartner今年的这个魔力象限报告,中国数百家的平台提供商却仅有一家上榜,这一评选结果就值得玩味了。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近期梳理了这一榜单评选的背后,各国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代表是如何在这场顶级『混战』中厮杀,中国工业需要怎样的“新底座”,细分垂直领域的落地实践以及中国工业互联网的下一个“五年”。

平台的顶级『混战』

据了解,Gartner的魔力象限报告是2006年开始面世的,分为领导者(Leaders)、挑战者(Challengers)、有远见者(Visionaries)和特定领域者(Niche Players)四个象限,一直以来是产业界了解各个IT细分市场状况和趋势的重要参考依据。

今年,全球有超过40家企业提交申请材料,最终只有18家企业上榜。与去年相比,榜单中有新面孔,也有去年上榜企业落选。AWS、微软、Braincube、Samsung SDS、Flutura、Exosite为新上榜的平台提供商,埃森哲、Atos由于业务的变更不再符合榜单标准,因此落选。

美国的PTC、Litmus、Oracle、Altizon、IBM、GE Digital、Davra,中国的树根互联,日本的日立,德国的Software AG,英国的QiO,意大利的Eurotech一众企业,由于各项指标依旧亮眼而继续“霸榜”。

加上参选的这些工业互联网平台提供商都是来自不同国家地区的领导企业,可以得出,能够保持连续两年在榜单上,这是十分不容易的。其中,日立、PTC作为2019年榜单中走得“最远”的两家,今年首次进入领导者象限,在执行能力和前瞻性两个维度各有千秋。另外,微软今年首次上榜就直接进入领导者象限。

打响平台『混战』,工业互联网的“新五年”

(雷锋网整理,排名不分先后)

雷锋网了解到,Gartner对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定义是一系列用于改善资产密集型行业和环境中的工厂、基础设施和设备的资产管理决策、运营可视化和控制的集成这些软件能力。

而要进入魔力象限,必须符合以下条件:

比如平台应支持多个企业用户的应用,并服务于制造业和自然资源、运输、公用事业三大类型行业中的两个以上;

平台能够通过分布式架构,提供分析、IoT边缘设备管理、集成管控工具、IoT数据管理等六项核心功能;

必须能够通过平台独立提供完整功能,无需再购买其它硬件或者MRO、PLM、MES、DCS、ICS和SCADA等系统;

此外,还对平台其它基本功能,付费客户的应用情况等作出具体要求。

通过查阅原始资料,可以发现,树根互联之所以能够两度以特定领域者蝉联该榜单,主要是因为以下这些优势:

根云平台为MES、ICS、和CNC的API和协议数据集成提供卓越的支持。根云平台还支持超过600种工业协议,这些协议可以帮助设备制造厂商接入一系列PLC、CNC工具、传感器和特殊设备。

根云平台易于使用,并能提供有效的数据可视化工具。

根云平台在重工业和汽车及汽配行业中有许多落地应用案例和参考客户。

树根互联通过与普茨迈斯特机械、慕尼黑再保险集团以及Telenor Connexion等重要伙伴合作,正逐步打开欧洲市场。

较之去年,今年Gartner肯定了树根互联能够连接的工业协议数量,几乎比去年多了一倍,证明了根云平台的连接能力,因为这是制造业能够低门槛接入平台的一个重要且基本的前提。此外,还肯定了平台的易用性和数据呈现能力,恰恰是因为这些能力,树根互联能够帮助更多国内工业制造企业的转型升级更好地落地。

工业的“新底座”

中国工业的现状是怎样的?什么样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更能得到工业企业用户的青睐?一直以来,这都是平台提供商需要应对和探究的关键课题,而究竟谁能给出更好的答案并得到市场的更多认可,目前还需时间来验证。

在对国内工业制造的现状进行梳理时,我们发现:基于世贸组织、世界银行等权威机构的统计数据,《2019中国制造强国发展指数报告》显示,在2018年制造强国的排名中,中国居于美国、德国、日本之后。

对比发现,这里以德国为例,在2020年世界500强企业排名中,他们占了27家。雷锋网了解到,这些企业分别是与汽车制造有关的大众、戴姆勒、宝马;与机械制造相关的西门子、博世、莱茵、采埃孚、意昂等。这些上榜的德国工业制造企业有很多在国际上是比较知名的,间接地反应出德国工业制造的强大。

反观我国,与制造业相关且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大部分都是国有企业,在国际上的知名度与德国企业还有差距。加上中国制造业早年间的快速增长主要依赖廉价劳动力、资本及对创新的模仿,但这些竞争优势如今正逐渐丧失。

作为工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驱动力,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正在重塑工业企业“以数据为驱动”的竞争优势,创新商业模式,实现“提质增效”。在实施工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过程中,平台提供商需要面临不同的工业制造发展阶段的企业进行转型升级,比如工业2.0、工业3.0等。

此外,很大一部分的企业管理者在面对转型升级这一重大战略决策时仍旧处于非常困惑的状态。由于升级转型涉及多项技术、多个环节、多个领域,而企业的资源是有限的,很难全链路出击,并对所有环节进行改造。

那么,面对不同工业企业在升级转型中的各种需求,要从何处着手解决?如何“平地起高楼”?

消费互联网时代,诞生了苹果iOS和谷歌Android两大操作系统,以此支撑起丰富的生态应用。那么,属于工业互联网的“操作系统”又该是怎样的?近几年,产业各界对于发展工业互联网的呼声越来越高,由此催生大量的工业“新底座”——工业互联网平台。

国内市场中,除了有GE、西门子、PTC、施耐德电气等国际巨头盘踞其中,本土更有树根互联、海尔卡奥斯、阿里云、华为云、工业富联等数百个平台提供商在高歌猛进。

而树根互联,其根云平台除了前面提到的技术方面的优势,还有就是背靠三一集团12年数字化转型的成功实践对外输出,打造出符合中国制造的平台方案。

如何深耕垂直行业?

在中国本土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嫡系部队中,以2019年“双跨”国家队为例,华为是将FusionPlant平台定位为工业互联网领域的“黑土地”,以华为云EI作为他的核心利器;浪潮云发布的云洲2.0工业互联网平台,主打质量码和云ERP......

打响平台『混战』,工业互联网的“新五年”

(雷锋网整理,排名不分先后)

树根互联作为“同台竞技”的玩家,根云平台的特色和“硬核实力”是什么?树根互联高级副总裁兼CMO黄路川曾总结为“深连接、强平台、够安全、高智能、多应用”五个方面。

雷锋网了解到,首先,“深连接”指的是不光可以单向去采集一些数据,还可以反向去进行下行操作和控制,尤其反向控制能够对很多商业模式起到支撑作用。比如反向锁机,可以支撑他们在融资租赁、资产安全管理上商业模式的创造;通过远程下发参数,能够支撑他们在一些设备共享租赁、工艺包升级这些商业模式的场景等。

第二,所谓“强平台”,树根互联认为作为一个“双跨”平台,很重要的能力是平台微组件的服务需要非常丰富,整个平台可以快速配置。平台型公司通过不同的项目沉淀,在平台当中沉淀出越来越多可配置的模块和服务。这样的话,相对于项目型公司同样去做100个项目,“双跨”平台能沉淀下来更多丰富组件,后面做项目也会越来越快,这是一个指数级增长。

第三,在“够安全”方面,工业各种网络和系统原来不联网因此一直较为安全,但通过一联网,各种交易、网络攻击和病毒都会过来。树根互联通过单独成立子公司安加互联,去为根云平台的安全保驾护航,并成为公安部第一家拿到工业互联网平台三级等保的公司。

第四,所谓“高智能”,工业互联网时代我们需要更多依靠机器设备中的工业数据去做智能决策,海量数据只可能是通过机器学习方式去做判断。原来的人工方式,只能处理少量的数据,现在几万组数据来做支撑,人肯定是做不了的,因此一定会伴随着高智能,同时智能和数据处理一定是核心能力。

最后是“多应用”,因为工业毕竟是一个长尾市场,通过在不同行业、不同场景中平台去沉淀不一样的服务和模块,最终形成的应用还是要把这些模块组装起来。通过各种模块去构建解决方案,靠各种APP去构建综合性解决方案的核心,更重要的是通过不同的生态玩家和客户去构建不同的行业解决方案。

据官方信息,截止2020年11月,根云平台已经服务81个细分的工业行业,打造出工程机械产业链、流体机械产业链、定制家居产业链、铸造产业链、注塑产业链、纺织产业链等20个产业链平台,连接超过72万台制造业的设备、总数超5000亿的资产,并为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的企业提供服务。

成立四年来,树根互联专注于平台的技术产品研发,持续完善基于平台的应用和解决方案,以60%-70%的研发资金投入,打造拥有“ABIoT”(即:AI、Blockchain、IoT)核心技术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目前,根云平台已迭代至4.0版本,以更开放的姿态服务中国制造转型。为德邦物流、长城汽车、杰克缝纫机等在智能制造、设备资产管理、后市场服务、新商业模式等不同场景下实施了转型......

下一个“五年”

三年前也就是2017年,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提出增强工业互联网产业供给能力,持续提升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水平等。

在此文件的指引下,国内工业互联网行业不管是在平台培育,还是应用推广都有了跨越式发展。

从2017年开始,早前海尔COSMOPlat只是有一些基本的功能,在这一年他们通过全流程引入大规模定制模式确立了基本的发展路线;

到了5月16日,施耐德电气在成都顺势发布了面向工业领域的EcoStruxure平台;

6月15日,航天科工董事长高红卫在成都工业互联网高峰论坛上对外正式发布INDICS工业互联网云平台;

8月时,用友精智工业互联网平台也诞生了......

经历了2017年工业互联网平台“雨后春笋”般的诞生后,2018年行业内依旧很“热闹”。2018年,阿里云面向工业互联网开始了他的野蛮生长,ET工业大脑、supET、飞龙和飞象工业互联网平台等核心产品先后对外开放或落地。曙光云也在2018年对外发布了工业互联网战略,专注打造基于工业属性的曙光工业云、工业PaaS平台等。

2018年和2019年,工信部通过遴选“双跨”平台,培育示范标杆等系列举措,使得工业互联网形成了以平台为核心、以系统解决方案、应用创新推广中心等为中心的“平台+生态”体系。

2020年,值此纲领性文件三年实施的收官之年,我们又迎来“十四五规划”,国家再次表明打造“制造强国”的决心。同时,在制造业的新诉求、疫情的冲击、复杂的国际环境和既有的国家发展战略下,工业互联网被推到至关重要的地位,其发展进入了快车道。

“国际和国内产业链现在在重新做布局,从国际为主的外贸型经济变成国内大循环为主,其中有很多产业链是要后续把它补齐的。”树根互联 黄路川表示:

“尤其像我们以前很依赖进口那些原材料、矿业,这部分国内现在发展得很快。一些电子行业上游的芯片,一些工业设计这些东西也在往上游去做转移。而材料领域在中国也是一个快速补强的一个过程,比如冶金行业。”

“中游高端装备行业,在国内前几年就开始在布局以及补齐相应的内容;除了高端装备行业以外,我们也看到在中游这些零部件加工包括精密加工,也是处于补齐产业链基础能力的过程。”

“到了下游消费品,国内还是比较发达的。除了像大宗汽车消费品整体设计能力还是比较弱以外,在其它的消费品上,国内还是非常旺盛的市场。”

黄路川观察到,产业链从原材料到中间的装备、零部件,到下游的消费品生产这整条的链条是从国际到国内产能转移很重要的一个布局窗口期,这个产能转移的过程和产业链补齐的过程,他相信在未来5-10年里,这些新的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对工业互联网发展来说都是机会。

此外,今年8月,据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发布的《 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显示,2019年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增加值规模达到3.41万亿元,名义增速达到22.14%,其中工业互联网直接产业增加值规模为0.92万亿元,名义增速达到19.86%。

现阶段来看,全国各地发展工业互联网的需求强烈,在长三角、广东、山东等地区涌现出一批产业发展的高地。

树根互联作为以广东省为坐标原点辐射国内外的工业互联网代表,接下来他们将进一步扩张其在工业领域龙头企业的数量。他们认为,因为树根互联在地底下是相互盘根错节的,如果只做单一行业、单一垂直场景的应用,最后的效应一定是不如他们目前做跨行业应用的效应。这样最后,他们能形成一个真正在地底下互通的核心,赋予树根互联实现滚雪球的效应。

黄路川透露,他们除了注重龙头企业的开拓,同时也很注意中小企业集群。这也是国家转型当中很重要一个方向,龙头企业是一个部分,中小企业集群是另外一部分。基于此,树根互联会去做行业运营平台,提供线下供应链服务。这跟传统龙头企业去买一套新一代数字化管理软件来管理业务内部流程是不一样的。

比如根云平台针对广州定制家居产业集群,通过平台赋能,一方面能够帮助家居企业对接前端海量门店订单,另一方面可以整合优化产业链上下游资源的基础上,实现生产透明化管理与产品全产业链追溯,从而帮助中小家居生产企业提高售后服务质量与效率。

中国工业互联网在下一个“五年”会带给工业制造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工业互联网平台还将迎来怎样的“混战”......